小說 > > 正文

重生嫡女謀天下容璣云軒轅泫小說by醬紫在2020全文閱讀

2020-06-07
重生嫡女謀天下第15章 草包就是草包

“換個規則不過是換個死法罷了,呵呵!”

“就是,就是,要不說她是廢材呢,平日呆在國公府不出門便罷了,你們看看一出門就打扮成這樣,實在是粗俗至極?!?

“真是便宜她出生在鎮國公這么顯赫的家族里,不過德不配位,必有災殃,如今對上長孫將軍,雖然不會死,落個殘疾也夠她受的?!?

璣云耳力十分敏感,那些高門貴女的竊竊私語一字不落的被她聽到耳朵里,不僅是那些閨閣中的女子,就連那些大臣小聲議論中也是嘲笑她的廢材和容國公的家門不幸。

璣云面色沉靜,唇角微勾,明亮的眸子里滿是自信:“國宴上不宜起刀劍之利,我與將軍切磋些輕巧的吧?!?

長孫歿揚眉看向璣云:“什么是輕巧的?”

“如若我能在十招之內取下將軍你身上的三件東西,那我便贏了。同時,將軍在十招內能取下我身上的三件東西,將軍也贏了!”

說罷,璣云抬眸直直看向長孫歿:“既然是切磋,將軍便不用讓我,我雖為女子,也是大興子民,我大興子民從不占人便宜!”

璣云說這話的時候,容國公看她的眼神多了一絲陌生和探究。

長孫歿眼底笑意逐漸加深,輕笑出聲,他要從眼前這個容國公嫡女身上取東西簡直如同囊中取物,連一招都用不了更別說十招。

“一切就按小姐說的比!”

說完,朝璣云抱拳作揖:“容小姐,請!”

璣云當即不在跟長孫歿客氣,腳步輕移便朝長孫歿出手攻去,目標已經鎖定在長孫歿腰間的玉帶上。

長孫歿一個閃身便躲過璣云的攻擊,他沒想到璣云身法竟然這么快,他方才差點不小心就著了璣云的道,可璣云方才與他擦肩而過時他十分肯定這個女子身上根本沒有內功。

一個沒有內功的女子身法竟然如此敏捷快速,實在匪夷所思。即是如此,長孫歿要贏璣云也是易如反掌的事。

長孫歿見璣云第一招出手未成,回身想要反撲,目標再明顯不過就是他腰間的玉帶,長孫歿一個回旋閃開,也瞄上了璣云發間束發的發標,躲開璣云襲擊他腰間的手,兩人交匯而過時欲伸手將璣云發間的發標摘下。

璣云方才出招本就是聲東擊西,見長孫歿上鉤,抿唇一笑,一個蓮步輕移,原本伸向長孫歿腰間的手,忽然回轉過來,回旋間輕輕一揚便將長孫歿玉冠鑲嵌的一顆明珠輕易摘下!

等長孫歿回過神來時,璣云手中捻著從長孫歿頭上摘下來的明珠,笑意盈盈的看著他。

“多謝,將軍贈珠!”

長孫歿沒想到自己出手落空就罷了,還被這女人騙了竟然聲東擊西取走他玉冠上的明珠。

只是,她出手真的太快了,身法敏捷,像他這樣的高手都覺得璣云的身法太快了,若是這個女人有內功,只怕他真的很難近她的身。

長孫歿意識到自己低估眼前這個女人,當即不再抱著戲耍的心思,運轉內功,足尖輕點,衣袂翻飛,身形疾如雷電飛向璣云,看樣子對璣云頭上的發標志在必得。

哪知璣云不躲,反而挺身迎上,她動作比方才迅速,甚至快過長孫歿飛向她的速度,長孫歿飛身在上,璣云俯低了身子,大手一灰便抓住長孫歿腰間的玉帶,用巧力輕輕一扯,長孫歿只覺腰部一松,帶他落地站穩身子時,自己腰間的玉帶已經落在璣云手中,沒了玉帶,衣袍松懈,顯得有些狼狽。

方才自己輕蔑的女子,已經輕易從自己身上取走了明珠和他腰間的玉帶,此時長孫歿臉色沒有方才那么好看了,心中升起薄怒,看向璣云的目光如同對待戰場上的敵人嗜血、銳利仿佛要將璣云生吞活剝一般。

原本面上滿布陰云的納蘭曦見璣云竟然在須叟之間就取了那雷競技電競官網少將兩件物品,眼見璣云就要贏了,頓時對璣云刮目相看,看著璣云那張妝容怪異的臉也順眼多了。

在場的其他幾百人完全還沒看懂臺上兩人是怎么出招的,就見璣云手中已經多了長孫歿玉冠上的明珠和腰間的玉帶,方才等著看璣云笑話的人們,此時個個目瞪口呆,長大了嘴巴簡直不敢相信。

就在眾人震驚之際,璣云忽然將手中的明珠和玉帶朝空中拋去,長孫歿幾乎是潛意識伸手去接,哪知就在他伸手去接東西的空隙,璣云已經施展身法,快速閃到他身旁,左手抓住他的衣領口用力一扯,輕盈的身姿一個回旋如同剝雞蛋殼一樣將長孫歿的外袍脫下。

此時的長孫歿反應過來想要出手阻止璣云,可璣云的動作實在太快,在他要接東西不是要阻止璣云不是,手忙腳亂失神的間隙,璣云已經將空中落下的明珠和玉帶再次收回手中。

一切發生得太快,連長孫歿都始料未及,他與璣云交手的時候,璣云的速度幾乎是越來越快,像一陣疾風一般,他能感應到璣云的存在,卻抓不住璣云半點。

璣云如同勝利者一般,手中拿著長孫歿的玉帶,外袍和玉冠上的明珠,目光沉沉的掃了周圍的眾人一眼,誰贏誰輸如今再明顯不過。

長孫歿此時沒了外袍,只著中衣站在擂臺上,十分尷尬,眼角的余光悄悄朝納蘭曦的方向看去,見納蘭曦嘴角微微帶笑,身為雷競技電話漢大丈夫在自己傾心的女人面前出這種丑,今日他若不能贏了璣云,以后只怕他是抬不起頭來了。

一旁的太監剛要準備宣布是璣云獲勝,誰知長孫歿再次出手,殺招畢現,趁璣云不備從璣云背后,擊了璣云一掌,這一掌他幾乎全力以赴。

璣云頓時被長孫歿這一掌,震出一口鮮血。本就瘦弱的身體,被長孫歿從擂臺上擊飛,璣云現在的身體本就是尋常的弱女子,哪里經得住長孫歿這么一掌。

整個人如同殘翼的蝴蝶一般,輕飄飄的飛出擂臺,長孫歿并沒有因此收手,反而快步上前繼續攻擊璣云。

-

-

相關閱讀

gdengxiaojin資訊網
靠赌博每天收入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