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 > 正文

小說主人公是韋連恒白深深的小說

2020-06-06

韋連恒白深深是小說《》的主角,是作者桃心然所著,文中主要講述的是:“是深深??!”趙青挺歡快的說到,“好巧哦,我正準備中午給你打電話呢,沒想到你先給我打來了。

《被風吹過的夏天》精選:

我給大學室友趙青打了個電話過去——

“喂,青青?!?/p>

“是深深??!”趙青挺歡快的說到,“好巧哦,我正準備中午給你打電話呢,沒想到你先給我打來了?!?/p>

“嗯,”我跟她寒暄幾句后就直奔正題,“青青,我想問下,你聽過韋連恒這個名字嗎?”

“暈死,”她嗔怪的笑道,“韋連恒嘛,我們集團的老大,怎么可能沒聽過。不過啊,像我這個級別的小職員,在這兒工作兩三年了,就只見過他一面而已?!?/p>

“哦,”

“怎么,你突然問起我們總裁,有事嗎?”

“沒,”我隨意的說道,“就是在雜志上看到他的照片,覺得挺帥的,順便問問你?!?/p>

“哈,沒想到你也會花癡??!”趙青說到,“第一次見他來我們‘華夏水手號\\’的郵輪上,我也覺得簡直帥慘了,好多女的都在尖叫,一個個花癡得不得了。不過啊,他馬上就要結婚了,婚禮剛好也是在郵輪上舉行?!?/p>

聽到這兒,我短暫的悶了一下。復又問她,“那你知道,他婚禮是在哪艘郵輪上嗎?”

“這個不太清楚哎,”青青說,“我們總裁一向很低調的,這次的婚禮也低調得不得了,沒公開這些信息,聽同事說估計在S市的‘華夏贊禮號\\’上面?!?/p>

“哦……”我陷入沉寂,心情莫名的低落。

“深深,”她見我好久沒說話,便換個話題,“我有件煩心事想跟你說說,就是不知道怎么開口?!?/p>

“什么事啊,說吧?!蔽襾砹伺d趣,慫恿她道,“我們這么好的關系,說出來我幫你分析一下?!?/p>

“說了也不怕你煩,還是我跟梁天的事兒,”趙青的語氣一下就低沉了好多,似乎有點難以啟齒。

她口中的‘梁天\\’,是她一直迷戀并且在倒追的一個男人。但這男的對她并不是很好,態度曖昧不明,兩人也就沒確立關系。作為朋友,我直覺這男的不靠譜,要她放棄,可她這次答應得好好的,下次又來跟我吐槽。次數多了,我多少有點心煩。

“那你說吧,”我淡淡的道。

“是這樣的,我——”青青在電話里有些踟躕,“我不是在賽歐郵輪的餐飲部嘛,現在做各項食材供應的質檢工作。而梁天又恰好是我們賽歐郵輪下面的一個食材供貨商,本來以前都配合得挺好的,但今天他們廠供應的一批雞肉,據說有可能感染了瘟疫……”

“然后呢?”我不明白她為何告訴我這個。

“我本來要他退回去的,但他各種請求我放行,說雞瘟的事還不確定,要是被退回了,他賠不起他們公司的損失,要我睜只眼閉眼算了……我……你也知道,我那么愛他,所以為了幫他的忙,就允許這批雞肉上了郵輪?!?/p>

我聽得一愣,幾秒鐘厘清邏輯關系后,忍不住罵她,“趙青你腦殘??!你這不是害死人嗎?”

“我當時也猶豫了很久了,但梁天反復跟我強調,說沒多大問題,就算郵輪上的游客吃了,也只是肚子不舒服而已,不會威脅到生命。而且我想的是,到時候可以在船上的廚房進行消毒處理——”

“你別說了,”

我打斷她,“你也成年人了,孰輕孰重相信你分的清,我也不想勸你了,你自己再掂量下吧?!?/p>

掛了電話后,我腦子里還在反復的回旋著剛才跟趙青之間的對話,感覺快要被她蠢哭了。為了一個男人,不惜拿別人的生命來做人情,這到底是怎樣感人的智商才干得出來?

我能為她做什么呢?我什么都不能做,也不想做,只不過搖頭笑笑罷了。我這人很現實,跟我我沒啥利益關系的,我從來不會浪費時間去關注。

正當我準備放下這段小插曲,準備投入到工作中,眼睛又瞟到那本雜志,注意到封面上的韋連恒……我頓了幾秒,把趙青剛才說的事聯系起來,突然靈光一閃,這不是一個大好的機會嗎?

幾乎是瞬間,我就做出一個重大的決定……

-

-

相關閱讀

gdengxiaojin資訊網
靠赌博每天收入2000